无人喝彩的精彩?

——深改元年:有人欢喜有人忧 新华社发表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一年来的工作述评,让人看到在习总领导下,一年的深化改革啃下了那么多硬骨头。这里我不一一...

教授该谈啥?——与《求是》作者商榷

刚毕业不久在《求是》杂志写文的宣传干部徐岚女士以一篇【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?】闻名网络,她在微博里说:怎样的言论是“越界”?是不是只要将中国作为...

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

观察世界各国转型的过程不难发现,无论是封建、集权,还是专制、极权,凡是被当局弄得一个敌人也没有的国家,转型起来不但异常激烈,且统治者基本上都没有好下...

博主资料

老杨头微信二维码

本网站出租广告位 打开
联系杨恒均 工作邮箱关闭